首页 悦读

天堂内洞烟雨(一)

2019-07-18 09:07 云浮日报 罗小勇

摘要:清光绪三十年(1904年),广东省水师提督李准到天堂镇招安李北海绿林军,李耀汉找借口,从中挑拨李准杀了李北海,当上了哨官,翟汪在其手下当什长。辛亥革第二年,李耀汉任肇罗阳司令,在肇庆组织“肇军”,将部队扩编为5个统领部,翟汪为其手下统领。

吴建光

早春时节,我们随阳江日报社和阳江市作协组织的采风团,走进美丽而神秘的云浮市新兴县天堂镇内洞。

车出天堂镇区,向北,宽阔的村道嵌在水田间,两边田畴平展,水浴的田畴,犹镜子一般,倒影着天空、白云、远山、村庄、近树和田畴上劳作的农夫农妇,车子行驶在村道上,也在水田边投下一闪而逝的影子。

时值早春的喜雨,和风拉斜的雨丝,条条缕缕,洋洋洒洒。喜雨中,水泥村道水亮润泽,水田里细碎的涟漪圈圈点点,水田边上偶尔的一两块秧田秧苗,田埂上青青的小草,道路边绿树等,水青水绿,近处的村庄水影婆娑,远远的山岭麻影朦胧,山岭上时有烟雾腾涌。喜雨下的天堂大地,或水墨淡雅,或青绿惹眼,山水灵动,浑然一幅怡然自得的水彩乡居图。我忽然想起了天堂镇那隐含悲欢的得名:历史上,天堂是无坑无河的苦旱区,“一日无雨一小旱,三日无雨一大旱”。自唐朝始就有人居留于此,为了生息其间,先人掘井挖塘千口之多,故称此地为“千塘”。因塘水源于天雨,又改名“天塘”,后因“塘”与“堂”谐音,便更名“天堂”,寄托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向导李生告诉我说,天堂镇土地肥沃,水源充沛,村民勤劳,春插春收都要比周边早,是一个鱼米之乡。历史上的苦旱之地,今日的鱼米之乡,历史长河幻变,沧海桑田,令人感慨万千。

车子沿村道行驶到三庙口,远眺的目光被拦截:两边高高的山岭簇拥过来,只余三庙口一个小小山口。在山口的左边,立着始建于清朝乾隆十九年(1754年)的、由内洞村民集资兴建的、塔高七层(24米)八角楼阁式青砖花塔保宁塔,右边山咀呼应花塔立着一支建于清光绪年间、尖尖如笔的文笔小塔。在两山对峡、两塔呼应之间,内洞河和内洞大道在山口交叠、挤出,形成两山对峡、双塔呼应、河路齐出的奇观。三庙口的花塔是新兴的八景之一。

转过山口,豁然开朗。视野里,群山簇拥环抱,中开状如一片向北摊展枫叶形状的盆地,“枫叶”的叶柄结在三庙口。在盆地东、西面山脚,相向走来两道溪水,然后于三庙口汇聚合一,流向天堂外洞。村道过三庙口后,如枫叶叶脉放射状不断诞开,延向盆地内的村寨。主村道伸向盆地中心朱所村,两边簇拥着一片一片的民居,在朱所村李耀汉大屋周围,民居呈集镇式布局,排列有序,巷道纵横。走进村子,但见有车站、快递网点、中学、小学、幼儿园、银行储蓄网点、饭店、发廊、药店、肉菜市场等商店林立,村民利用自己的民居开设的小商店,更是一间接一间,售卖日用小商品、农具等。在内洞车站,每天都有数班客车来回县城新兴,有两班客车直达省城广州。更让人称奇的是,在内洞这偏远的小山村,有了房地产开发,有规划开发的高层商品楼售卖。村民洗脚上田,在家门口逛街购物、吃饭喝茶聊天。置身村子里,漫步街道上,看人来车往、村民悠闲购物,此时此刻,你真的无法分辨,这究竟是城里还是偏远的山区乡村。是城里?可明明是出了天堂镇区,还要经过弯弯曲曲的村道,再过三庙口山口才能进来,举头远望,四面皆是连绵重叠的山岭。是乡村?可城里的街道、商店、车站、发廊、药店、学校、幼儿园、市场、银行储蓄网点、快递网点、饭店,和城里的人来车往、繁荣热闹,以及城里的格局、品质、气质等,这里一样都不缺,同时,又能让你深深感受着城市的品位与气质、热闹与繁华,但又没有城市的喧嚣与光怪陆离。在这个偏远的山村里,村子是一座小城,城在村子里。

走进李耀汉的捷威楼,登上楼顶,视野里的内洞盆地,被群山重重叠叠如铁桶般围拥,自成一片形状如枫叶、世外桃源般的独立天地。从洞外伸延过来的宽阔村道,在洞内放射状诞开,仿如枫叶般盆地的脉络,布局内洞。在那些道路的中途或尽头,都结着一两个或大或小的村寨,错落有致,与周边的自然呼应,与相邻的村寨呼应,与环绕的群山呼应。此时此刻,断断续续的春雨,在四周的山岭上惹起烟雾阵阵,内洞更添仙景气象。

往南面眺望,似铁围的群山在三庙口豁开一个小山口,内洞河穿过山口,远行而去。目光摇回洞内,山峰重叠簇拥,山脉边绵不断,四水汇聚归盆,两山对峡,一河独出。内洞不是宝地,舍我其谁?

诚然,天堂镇就是一个宝地。据了解,全国有6个以“天堂镇”命名的小镇,而每一个敢以“天堂镇”命名的小镇,都有独特之处,都充满故事传说。位于云浮市西南部,地处新兴、云安、阳春三县(市、区)交界的云浮市天堂镇,是全国1887个重点镇、全省273个中心镇之一。雄伟的大云雾山脉在云浮市西南部变化浪漫温柔,甩出或拖连或孤独的一众山岭,形成一个又一个小盆地,天堂镇是其中一个盆地。群山环绕、山清水秀的天堂镇,由外洞和内洞组成,东有一条海拔660米高的幌岗山山脉连至西面的海拔400多米高的李广顶山山脉,横亘隔成内外两洞,外洞在南,面积60多平方公里,内洞在北,面积20多平方公里。在历史长河的变迁中,曾经是苦旱之地的天堂镇,幻变成为鱼米之乡,新中国成立后,当地政府引来大湾水,天堂大地变粮仓,6万多天堂儿女,在这片土地上休养生息。

在天堂外洞中心地带的天堂圩,商铺林立,车水马龙,是天堂镇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明代以前就已形成圩市。圩镇里,街道规划整齐,中西合壁的骑楼建筑工艺精美,基础设施完善,有小广州之称。与天堂之称倒是切合。

钟灵毓秀、人杰地灵的天堂镇人才辈出,民国初年,天堂内洞人李耀汉、翟汪分别任广东省省长,梁鸿楷任粤军第一军长;大榔村人苏其礼1928年任广西特委常委、军事委员;新居村人陆培炎为中国著名岩土专家、教授。

紧挨着外洞,以山岭分隔的内洞,是“天堂中的天堂”。后来成为民国代总统的李宗仁曾在民国初年,军阀混战时,率广西军围剿已经退位的省长李耀汉,攻入内洞后,但见四周群峰叠翠,洞内小桥流水,村居雅致、农田呈绿,不由感叹连连。

内洞四周山岳环抱,重峦叠嶂,山环水绕,山清水秀,树木茂盛,只余三庙口一个不足百米的山口,形成一个北高南低、相对封闭而完整的盆地,独立、完整、藏风、归盆、聚气。而又由于封闭、完整,气候相对稳定,常常,烟霞在四周山岭上萦绕、飘荡,与天上白云和地上的田畴、村寨相映相衬,不是仙境,胜似仙境。若是稻子成熟的季节,田畴到处翻滚着金黄的稻浪,村寨、小溪、水塘点缀其间,与四周环绕的青山、萦绕在青山上的烟霞,与蓝天上的白云相映成趣,美不胜收,活脱脱一个世外桃源。洞里溪水密布,数十道从山岭上诞下的溪水,由北向南在洞里随意延伸流淌,于那些村寨边的平缓、低陷处聚水成星棋密布的水塘,被小溪串联着的水塘,余水再汇入南行的小溪,滋润洞内的土地、村庄,然后汇聚成东西两条沿山脚环绕的小河,最后在三庙口处交汇,从山口流出,源向外洞。洞内地势平缓,田畴摊展,那些村寨错落有致,如果实一般,或结在大山大岭伸延下来的山脉上,或结在大山大岭诞下的小溪旁,村寨的布局和建设无不配合着洞内山川的盛势,弯弯曲曲的村道,如大地上飘舞的藤蔓,串联着民居俨然、错落有致的村寨。

而且,一山相隔,内洞紧邻自然条件优越、土地肥沃、物产丰饶、面积达60多平方公里外洞。诚然,农耕时代,内洞委实是一个浑然天成的,让人安居乐业、休养生息得天独厚的理想的宝地。然而,在那个黑白混淆、事非难明、纲常无范、社会动荡的封建年代,世道混乱,人性扭曲,伦常畸形,在反道德、反规律、反人性的扭曲社会,出人头地、飞黄腾达、扬名立万、发家致富、显亲扬名、光宗耀祖等,成为社会的金科玉律。为达目的,人们利欲熏心、利令智昏、见利忘义、唯利是图、野心勃勃、不择手段,无所不用其极,于是,人间便幻变出一幕幕父母兄弟夫妻相残、朋友乡亲勾心斗角相互倾轧、同门同道反目同室操戈、恩将仇报等悲剧……如此,再优越纯粹的宝地也会混沌、蒙羞。

康熙时期,从中原迁徙至新会李姓祖先带着三个儿子,迁来到内洞中心地带先有朱姓人氏定居的朱所村定居,建起内洞最早的村庄。至清顺治年间,内洞的李姓二世祖李孟飞经过努力,学会了武功,后落草为寇,并参加了反清复明的兴中会,在内洞建起了朱所城。因李孟飞的武功神奇,睡在地上,任人用绳子、铁链也绑不住、锁不牢。后被其在朝为官的舅父破其功夫奥秘,用两边削利的竹篾将其绑出村去杀了。至清朝末年,李氏第十代出了一个李耀汉。李耀汉出身贫苦,上过5年的私塾,做过塾馆伙夫和塾师,后到阳春做贩油生意。因赌博输光本钱,落草投到李北海门下参加绿林军,与比其早落草的翟汪成为绿林兄弟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,李耀汉纠集翟汪、李华秋、陆桂林、黄木庆、余六吉等11人,乘夜打劫肇庆黄岗税厂,惊动清政府,清廷于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派肇、罗、阳三属清乡委员率600多名兵勇,赴天堂坐办清乡,会同天堂民团1200多人围困内洞清乡,至当年7月底缉拿斩杀土匪83人,李耀汉、翟汪等人脱逃。清光绪三十年(1904年),广东省水师提督李准到天堂镇招安李北海绿林军,李北海当上了哨官,李耀汉当哨书。李北海将队伍拉到肇庆驻扎后,李耀汉从中挑拨李准杀了李北海,当上了哨官。辛亥革第二年,李耀汉任肇罗阳司令,在肇庆组织“肇军”,将部队扩编为5个统领部,先后任用一批同乡翟汪、李华秋、邱可荣、温其锴、黎章洪、苏广等为统领。1914年,任肇罗阳镇守使。1916年,袁世凯称帝,蔡锷、唐继尧在云南,岑春煊、陆荣廷在广西宣布独立,组成护国军,挥军反袁。李耀汉接受中华革命党人的策动,依附护国军反袁。1917年9月,李耀汉在北洋军阀的扶植下,出任广东省省长,在任1年零16天。1918年9月被桂系军阀莫荣新排挤,李耀汉卸任省长。后来,在风云变幻的时代,李耀汉曾先后任粤军第六军军长、桂军第五军军长等要职。1923年始,心灰意冷的李耀汉从此淡出军界、政界。1942年1 月,李耀汉在家中走完了64年荣辱浮沉的一生。

从落草参加绿林军,到充任军界要职直至当上省长,前后近20年间,李耀汉大肆搜刮钱财,其在阳春、东安、新兴有土地3000多亩,年收租谷5000多担,在高要据有2000多亩鱼塘;在肇庆、阳春、东安、天堂等地开设押当铺3间、药铺烟铺杂货铺等40多间;在广州建有李务本堂省港码头;在香港购置4层洋房,在肇庆建有云园别墅,在朱所村雇用300多人用9年时间建造了占地1.6万平方米可住1000多人的李务本堂大屋和珍藏古董文物奇珍异宝楼高4层、建筑面积1167平方米的捷威楼;李耀汉在其发妻过世后,共娶了6个妾侍,全家大小最多时29人,另有仆人、婢女等八九十人。

翟汪是李耀汉的邻居,两家相距20多米远。翟汪幼时失学,稍长参加三合会,后随李北海为绿林军,在云浮、阳春一带打家劫舍。李耀汉落草后与其结为绿林兄弟,一同夜劫肇庆黄岗税厂。清光绪三十年(1904年),广东省水师提督李准到天堂镇招安李北海绿林军,李耀汉找借口,从中挑拨李准杀了李北海,当上了哨官,翟汪在其手下当什长。宣统四年,李耀汉任水师提督衙门亲军管带,翟汪为其手下哨官。辛亥革第二年,李耀汉任肇罗阳司令,在肇庆组织“肇军”,将部队扩编为5个统领部,翟汪为其手下统领。1917年,翟汪任肇罗阳守使,率部进驻广州。1918年桂系军阀排挤李耀汉,分化瓦解肇军,翟汪被作为一枚棋子,被举任为广东省省长。1919年5月4日,北京学生的反帝反封建斗争波及广州,翟汪和莫荣新联名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5日发布告污蔑爱国群众为匪徒,并饬令驻在广州的肇军及广东省警察厅长魏邦平执行弹压。同年秋天,莫荣新请广州军政府下令通缉李耀汉,改组肇军,强迫翟汪辞职。后翟汪收了20万元补偿,称病入广州沙面租界就医,于6月12日交出省长权力,俟到香港后通电辞职。1920年冬,陈炯明率军回粤驱逐莫荣新,曾委任翟汪为浩字营总司令。翟汪由香港回广州,欲收编重组肇军,所谋不成,于1923年回乡,淡出军界政界。1941年,翟汪走完了其64年的风流人生。(未完待续)

责任编辑:罗小勇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极速快三计划软件